新疆金丝玉网

新疆金丝玉,戈壁美瑰宝
搜索
新疆金丝玉网淘宝企业店铺

苦竹潭(逸野村庄记忆之四十六)张锋朗诵

2019-8-24 18:20| 发布者: latang| 查看: 103| 评论: 0


从外婆家大洋乡新安村去苦竹潭,要翻过好几座山坳,跳过好几条溪涧,穿过好几处峡谷,绕过好几个深潭,顺着山,沿着水流,往山里一直走,走向更深更远的山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苦竹潭不仅是一座山的名字,还是一个象征,蛮荒,遥远,险峻,神秘。

苦竹潭是个取之不尽的宝库。一眼望不到边的阔叶林,挺拔的老杉树,笔直的毛竹,林间跳跃的野生动物,还有数不尽的山货,野藤茶,中草药,野果子,蘑菇和木耳等等。通常说去苦竹潭,言下之意就是采山货去了。



苦竹潭因为苦竹而得名,苦竹是高山特有的,野生,长不大,多少年了也只是手指般粗细。苦竹一长一大片,在崇山峻岭之中,在森林的空隙间。山溪在森林中哗哗作响,高处的水流在落差处形成瀑布,冲击而成一个深潭,苦竹潭是指一个水潭,也指周围一大片的山岭。



在听外婆说过无数次苦竹潭之后,我下定决心要去看看。舅舅他们说,千万去不得,路崎岖山陡峭,而且又远,你这么一点人儿,肯定走不到半路就会哭。还有,山里的野物不少,藏在树林里,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来,不咬人也会把人吓个半死。可是,我还是想去。在一个秋天,我跟着外婆到山里的茶园,外婆八十多岁了,挑着一担肥料,走在山路上气定神闲。外婆告诉我,这就是去苦竹潭的路。我抬起头朝前看,山野茫茫,几乎没有路。山上的盐冬柏树、漆树、红心乌桕树被秋天的太阳染上了颜色,一片片深红鹅黄,在苍翠的群山中,格外赏心悦目。外婆讲起了苦竹潭的故事,兵荒马乱的年月,外公曾经带领他的儿女们,在苦竹潭垦荒种植,种杉树,也种过烟叶。为了防备野物,我年幼的母亲被放在一个篮子里,吊在大树上。苦竹潭一下子跟我亲近了许多,心里有了几分崇敬。



终于有机会去苦竹潭,是在我十三四岁的时候。苦竹潭是集体所有了,建了山寮,有守林人。烟雨迷蒙的春天,大舅妈在我的一再央求下,答应带我去采苦笋。就是这一次,成为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记忆。采苦笋的苦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,原来以为很好玩,经历之后才明白,这个世上任何东西都来之不易,不仅要付出艰苦的劳动,有时候甚至冒着生命危险。

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,跟个粽子一般,只留着眼睛。袖子口和裤管也用麻绳扎紧了,头上包了头帕。毒虫毒蜂毒蛇会攻击人,荆棘利刺一不小心就让人受伤。双手是用来攀援的,镰刀也要挂在腰上。脖子上搭两个布袋子,前后各一个,全副武装像个执行秘密任务的古代武士。



几个时辰之后,我们从树林里钻出来。我的狼狈相和失魂落魄的样子,活脱脱一个残兵败将。背上又痒又痛,好像被大蚂蚁咬了,手脚上多处淤青和擦伤,一阵阵地疼痛。大舅妈帮我解除身上的布袋子,里头苦笋没有多少,倒是装了几个奇形怪状的块状植物和一些蘑菇。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,怎么也忍不住,不知道是因为身上的疼痛呢?还是刚刚经历的惊险?无法想象,要不是一根巨大的藤条挂住了我,我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下去,会不会一直滚到深潭里?那,我还能活着吗?


山寮是两间低矮的石头房子,一头搭了个厨房。守林人老伯是外婆家房亲,话不多,和蔼可亲。大舅妈用一些青草药为我抹了伤口,很神奇,马上就不疼了。屋子里生起火来,暖暖的,驱散了深山里三月的春寒,也安抚了我惊慌失措的心。在人迹罕至的荒野,一堆火,足以点燃热情和希望,那时刻,我突然懂得人类对火的利用是多么智慧。


我又活蹦乱跳起来,周围看看,发现了一株青梅树,树上已经结了青青的果实。苦竹潭就在旁边,我镇静了一会,走到潭水边。真是个深潭啊!高高的水柱从上面冲下来,白花花的,落到潭里就变成了黑色,深不可测。流水出了深潭,奔腾着,穿过密林,也不知道流到哪里。在一处比较浅的水边,我发现了好多小鱼,黑色的,体型很长。把手伸进水里,我一个激灵,水冰凉冰凉的,仿佛从地心里流出来。还有石螺,也是黑色的,仔细看,密密麻麻,石头上沾着的,全是石螺。

抬头看见守林人老伯,高卷起裤管,手里拎着一个竹篓,笑眉笑眼地,也没说话,示意我看竹篓。哇塞,好多鱼,好多石螺呀!


天黑了,火把插在石头墙上,屋子里亮堂又温暖。紫苏炒石螺,野薄荷煎鱼,是我吃过世界上最美味的的食物。晚上,我兴奋又紧张,抱着大舅妈的胳膊,睡意全无。脑子里的画面是莽莽苍苍的深山,一间小小的石头房子,猴子在叫,山鸟在鸣,野狼在吼,流水在唱,还有无数的声音,此起彼伏,铺天盖地,喧腾无比的世界,却又安静得仿若洪荒。


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进过苦竹潭。也曾经多次提出想去,总是对我说,路不好走。再后来,我说路不好走我也要去,我自己去。可是,已经没有路了。也不可能自己去,谁带我去呢?外婆、大舅妈他们都已经不在了,年轻的一代出山到了城里生活。苦竹潭,也就是老一辈人的记忆吧。那以后呢?谁会记得?


苦竹潭,揭西县五经富镇大洋乡与丰顺县交界处,从大洋乡看过去,最高的山峰北山嶂海拔1030米,云雾缭绕,仿佛在云端之上。大洋的冬天这些年还下雪,最热的夏天,气温也在20度左右。被钢筋水泥囚禁的人们,惊喜于这一片净土,溯溪族和登山徒步的人群开始陆续踏足苦竹潭。



苦竹潭遗世独立的宁静,一尘不染的纯净,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树,清冽澄澈的山溪水,自由自在的松鼠和拖着长尾巴的飞鸟,圆圆的像皮球一样的块状植物,清甜可口的石螺,还有,我全副武装的样子和滚落山坡惊心动魄的记忆,以及石头屋子里插在墙上的火把,一直留在我的心中,多少年,我都记得。

转念一想,有没有人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?苦竹潭依然会在那,一千年前如此,一千年后还是如此。



2019年8月20日
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关于我们|网站帮助|商务合作|联系方式|投递稿件|手机版|小黑屋|新疆金丝玉网 ( 鲁ICP备19053904号 )

新疆金丝玉行业唯一门户网站 - www.jinsiyu.com - 致力于新疆戈壁金丝玉推广与宣传,为金丝玉商家与爱好者建设优质安全的交流交易平台!

QQ:820500516   微信:jinsiyushi   E-mail:820500516@qq.com

运营:新疆金丝玉网 © 2009-2019    合作:克拉玛依金丝玉文化促进会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999test.cn

GMT+8, 2019-11-12 09:20

 

QQ|关于我们|网站帮助|商务合作|联系方式|投递稿件|手机版|小黑屋|新疆金丝玉网 ( 鲁ICP备19053904号

GMT+8, 2019-11-12 09:2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Designed by 999test.cn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